新闻资讯NEWS

生态诉讼成趋势,这次,群控真要凉了

2019-12-02

平台治理黑灰产新方向:

法院向“群控”说不,生态诉讼成趋势


Stop!法院向“群控”说“不”了。


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对某知名群控公司(被申请人)发出禁令,立即停止销售与微信相关44个功能设置的群控营销系统,立即停止对该系统中与微信软件相关的44个功能进行宣传、推广。


申请人腾讯公司指控被申请人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被申请人提出其行为是创新,按照技术中立原则,属于合理使用范围。法院认为,互联网的发展有赖于自由竞争和技术与商业模式的创新,但是自由竞争应当以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为边界,不是所有新出现的技术与商业模式都属于创新,任何人不能以自由竞争和创新为名任意干涉他人的技术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丛林法则。


据悉,此次腾讯公司申请禁令,得到法院支持,是法院首次通过行为保全措施对群控公司说“不”,这标志着平台公司治理黑灰产的一个新方向,开辟了平台公司治理黑产行为的新打法。


微信历来对黑灰产的打击不遗余力,平台多个部门行动,开展了持久有力的打击。此次,微信升级打法,超越平台内治理的常规手段,对“群控”不正当竞争行为亮出法律利剑,堪称对“群控”黑灰产业链的釜底抽薪式的打击,旨在从法律上剐除“群控”这类寄生在微信生态中的毒瘤,还微信生态清朗、健康。


某知名群控公司致歉声明


申请人指控被申请人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法院认为,自由竞争应当以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为边界


申请人腾讯公司指控,该“群控”营销系统功能围绕软件开发,按照目的分为五大类:违规获取用户信息功能、批量添加微信好友功能、多渠道批量营销功能、技术对抗功能和其他恶意功能。


申请人发现,该“群控”公司通过技术手段对微信软件的运行进程进行干扰、修改,制作出一系列用于在微信平台进行规模化批量营销的功能,改变微信软件正常运行逻辑,严重破坏微信运营生态。同时,为防止打击,该“群控”公司还专门推出防封号功能进行技术对抗,主观恶意明显。


被申请人提出其行为是创新,按照技术中立原则,属于合理使用范围。法院认为,互联网的发展有赖于自由竞争和技术与商业模式的创新,但是自由竞争应当以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为边界,不是所有新出现的技术与商业模式都属于创新,任何人不能以自由竞争和创新为名任意干涉他人的技术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丛林法则。“群控”对微信定制开发44项用于在微信平台进行规模化批量营销的功能,如虚拟定位暴力加粉、修改好友来源添加好友、批量自动摇一摇加好友、刷阅读量、批量点赞、批量发朋友圈等,取代了微信的正常功能,妨碍微信正常运行,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法院认为,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是否会使申请人的合法权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利害关系人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前向被保全财产所在地、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对案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采取保全措施。申请人应当提供担保,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


何为“难以弥补的损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在知识产权与不正当竞争纠纷行为保全案件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的“难以弥补的损害”:


(一)被申请人的行为将会侵害申请人享有的商誉或者发表权、隐私权等人身性质的权利且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害;

(二)被申请人的行为将会导致侵权行为难以控制且显著增加申请人损害;

(三)被申请人的侵害行为将会导致申请人的相关市场份额明显减少;

(四)对申请人造成其他难以弥补的损害。


在本案中,法院认为,被申请人可能构成的不正当竞争行为造成的损害将不可逆转。该“群控”公司在微信平台发送大量营销类垃圾信息,降低了用户对微信平台评价,损害了微信产品的商誉,破获了微信生态系统,对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会产生较大损害。


在司法救济程序需要一定时间才能作出最终的裁判结果的情况下,如果不及时对被申请人有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行为采取保全措施,将会给被申请人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同时,法院认为,被申请人进行宣传、推广,建立了一定市场规模,若持续推广销售,申请人的损害将不断扩大。随着购买群控系统用户增加,其侵害行为扩散,会扩大对申请人的损害。


法院认为,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会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审查行为保全申请,应当综合考量因素之一是: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


在本案中,关于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的问题,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申请人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发运营的微信软件,拥有十数亿的用户,具有较大的商业利益。该“群控”系统涉案44个群控功能具备微信信息自动转发、自动建群、自动发送朋友圈等营销功能,使营销类微信垃圾信息急剧增加,降低了微信用户对微信软件的使用体验,损害了微信产品的商誉,对微信生态系统的竞争优势造成极大破获,并且导致微信软件服务商负担骤增,增加了申请人对微信软件的运营投入,同时减损了申请人基于微信软件运营获取的广告收益和互联网增值收入。


法院认为,申请人主张的申请事项范围限于涉案44个群控功能,并非禁止该系统本身的研发、销售、宣传和推广,被申请人仍可继续开展其他正常合法的经营活动,采取保全措施不会影响软件其他功能正常运营。被申请人目前对软件的更新开发还处于研究阶段,不存在高额的开发成本付出。本案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可预测后果为其产品吸引力下降,市场销售利润减少,其幅度不会超过本案中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


因此,本案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会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申请人申请采取的行为保全措施并非不加区分的打击群控软件,而是针对被申请人与微信软件相关功能设置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主张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本案采取行为保全措施不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section data-role="outer" mpa-from-tpl="t&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