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NEWS

“坐牢也要杀了你”,中国首例雇佣外国杀手复仇的案件

2019-10-29

121.jpg


      一名中国妻子为给日本籍丈夫报仇,花30万元通过警察雇佣俄罗斯籍杀手,冒充意大利大使杀死丈夫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成为中国首例雇佣外国杀手复仇的案件。这些新闻要素加起来,应该足够吸引人们的眼球了。但是,这只是浮在本案表面上的一些皮毛,因为很少有人知道,这位雇凶杀人的中国妻子,是一位毕业于名牌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她深深地懂得法网难逃,但为了报夫仇,她却勇敢地承担了自己的罪责,在处理完丈夫的身后事情之后,她本可以一直滞留在日本以逃避法律的惩罚,但她却毅然决然地回国自首,坦然走上法庭接受中国法律的审判。


在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后,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量刑畸轻为由,对一审法院判决的刑事部分提起抗诉,而除了本文主人公之外,其他被告人同时提起了上诉。2006年9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了此前的一审判决。


那么,一个法律专业的高材生为什么要知法犯法?我们对于她的敢于“担当”,应该怎样评价呢?


合伙失败,丈夫含恨死去空遗恨


我们首先应该提到的是本文主人公,33岁的童琇琳。她是江苏苏州人,10年前毕业于某名牌大学法律系,是同学和老师们公认的高材生。因为才华出众能力强,所以她大学毕业以后留在了北京工作。


身材娇小的童琇琳却有着坚强的内心,她在同学和朋友圈中以有主见和办事果断著称。这也包括她冒着很多阻力,毅然决然地嫁给了日本留学生冲浦秀昭。最终,童琇琳让朋友们看到了童琇琳眼光的准确。冲浦秀昭的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他们夫妻的恩爱令人羡慕。当然,这份爱情也使童琇琳这个弱女子冲冠一怒,雇凶杀死了丈夫的仇人而成为罪犯。


在中国读书的留学生冲浦秀昭在与童琇琳结婚不久,就开始表现出他的经商天才。在北京繁华的朝阳区燕莎商场一带,冲浦秀昭发现了商机。因为随着北京国际化都市进程的加快,燕莎商场附近又是很多大使馆聚集的地区,如果在这里开一家日本饭馆肯定能火。他决定借父母的钱在燕莎附近开一个饭店,引进日本料理。


事实证明冲浦秀昭的这个决策是正确的,如果他独立经营,肯定会大获成功,因为10年前北京还很少有日本料理店。但是,他没有想到,问题却出在了他与合伙人的合作上。


冲浦秀昭的合伙人叫唐晓斌,他的祖籍在黑龙江哈尔滨市,但是他出生在北京。因为冲浦秀昭当时是留学生身份,虽然投资了60万元,却只能以只投了20万元的唐晓斌的身份去工商机关注册。1996年11月,冲浦秀昭和唐晓斌合伙,在燕莎商场旁开了一个叫三四郎的日本料理店,用的是唐晓斌的个体执照,冲浦秀昭和唐晓斌各占45%的股份,其他10%的股份给厨师。


冲浦秀昭和唐晓斌虽然私人交情不错,但是冲浦秀昭对中国文化传统的了解毕竟有限,他并不知道中国有一句古话“买卖亲手做,庄稼不托人”。在燕莎的这家店后来因为拆迁关门了,之后,冲浦又和唐晓斌合作在建国门外开了一家店,出资是每人一半。


合伙做生意虽然赚钱,但由于冲浦秀昭一边忙于上学,一边还要分身做生意,自然招来唐晓斌的不满。唐晓斌经常埋怨冲浦秀昭对生意不上心,而冲浦秀昭也开始对唐晓斌不满,他认为唐晓斌紧紧抓住财权,隐瞒经营收入。所以两人在合伙经营了不久就解除了合作关系,但公司解体后,一直没有清算财产。


自从两人的合伙关系解除后,冲浦秀昭一直不停地去找唐晓斌要求清算财产,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钱,以便还给父亲。但因为公司的财产一直掌控在唐晓斌手里,他找了很多理由推脱。无奈之下,冲浦秀昭只好请学过法律的妻子帮忙讨债。童琇琳虽然整理了很多材料,多次找唐晓斌归还丈夫投资的钱,但是这笔糊涂账一直没有算清。不久之后,唐晓斌自己却拿着钱在郊区开办了一家犬舍,引进了一些名贵犬种,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而且还开上了加长的奔驰车,俨然是一副大款的派头。


而冲浦秀昭当初投资的钱是从父亲那里借来的,两人合伙做生意之后,自己的钱却被别人拿着去养狗,而且还死不认账,这使冲浦秀昭痛苦至极,心情极其糟糕。不久之后,郁闷中的冲浦秀昭患上了重病。


冲浦生病之后,童琇琳被日方委托为董事,处理日方的事情,但她却无权干涉饭店的经营。在丈夫病入膏肓到去世前的半年时间里,童琇琳几乎天天都在失眠,她的精神压力太大了,她觉得丈夫之所以生病,都是因为唐晓斌欠他这么多钱不还,丈夫的病是让唐晓斌气出来的。


2002年5月,冲浦秀昭在郁闷中因病去世。临终前,冲浦对妻子童琇琳说:“唐晓斌至今没有还钱,几年过去了,这些钱是父亲资助给我的,我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父亲,这都是唐晓斌带给我的。”丈夫带着遗憾去世了,这在童琇琳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进而把自己丈夫的死都归咎在唐晓斌身上。童琇琳觉得,丈夫死得太冤了,这一切都是唐晓斌造成的。


丈夫的去世是童琇琳心中抹不去的伤痛。丈夫去世后,童琇琳给他和丈夫共同的警察朋友王江涛打电话诉苦。童琇琳在向王江涛讲述丈夫的临终遗言时气愤地说:“我恨不得找人杀了他!”王江涛也知道冲浦秀昭与唐晓斌之间的经济纠纷,在童琇琳的丈夫去世之前,他也曾多次帮童琇琳找律师想解决这个纠纷,但因为证据不全,很多律师都不愿意接这个官司。加上唐晓斌不是不认账就是逃避,虽然童琇琳曾从唐晓斌那里拿到一点钱,但事情一直没能解决。眼看童琇琳在气头上,王江涛劝慰童琇琳说:“我们都是学法律的,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深知法律严肃性的童琇琳含泪点了点头。但是,为夫报仇的念头却在童琇琳的心中挥之不去。


朋友的劝阻和她对于法律的了解,使深陷在痛苦之中的童琇琳打消了“雇凶杀人”这个荒唐的念头。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正是唐晓斌自己的蛮横,让童琇琳义无反顾地举起了屠刀。




为夫报仇,30万元请来俄籍杀手


可正当童琇琳要打消“找人报仇”念头的时候,唐晓斌却再次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激怒了童琇琳,并最后招致了灾祸。


得知曾经的合作伙伴冲浦秀昭英年早逝,消失很久的唐晓斌还是出现在冲浦秀昭的葬礼上,来最后送别这个曾经的日本朋友。当唐晓斌走到童琇琳面前时,童琇琳本来痛苦的心犹如正在滴血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她禁不住对唐晓斌提起丈夫的遗言,并提出要唐晓斌尽快算清当初的账,以便把钱还给在日本的公公婆婆,了却丈夫的遗愿。


随着冲浦秀昭的去世,唐晓斌觉得人死债烂,几年前的那笔账不需要再还了,所以他才会出现在冲浦秀昭的葬礼上,他根本没有想到童琇琳会在葬礼上当众重翻旧账。恼羞成怒的他蛮横地说:“我没有欠你的债,你爱找谁找谁去!”


“我的丈夫就是因为你不还钱气死的!今天你还不认账吗?!”童琇琳早已怒火中烧,恨不得上前撕了这个态度蛮横的男人。


“你丈夫死不死与我何干?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欠你们的钱?”说完,唐晓斌甩手而去,留下童琇琳泪眼迷蒙地木然站在那里。就在那一刻,内心充满怨恨的童琇琳决定为丈夫复仇,除掉这个不讲信义的男人。


童琇琳曾经想过很多办法为自己的丈夫讨回公道,但是,熟悉法律的她明白,依靠法律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自己的手里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本打不赢官司。她曾经多次找过律师和从事法律工作的朋友咨询,但是,谁也不能给她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深深的怨恨使童琇琳放弃了一切顾忌。安葬丈夫之后,2002年9月童琇琳再次找到王江涛,因为她知道王江涛不但是丈夫的朋友,更是一个讲义气够哥们的男人,关键时刻能够为朋友两肋插刀。


当童琇琳一字一句地说出“你帮我找人除掉唐晓斌”的要求时,身为警察的王江涛还是吃了一惊。尽管他知道唐晓斌做事的确不够地道,也知道唐晓斌深深伤害了童琇琳和冲浦秀昭这对夫妻。但是,让一个警察去帮忙雇人行凶,深知法律的他还是有所顾忌。


在劝说童琇琳很久之后,王江涛吃惊地发现,这个跟他一样懂法的女人已经铁心要复仇了。在情与法面前,仗义的王江涛最终决定为朋友两肋插刀,帮童琇琳这个可怜又坚强的女人一个忙。但是,话到嘴边王江涛还是明确地说:“我可以给你介绍人,这个人跟冲浦秀昭也认识,你们自己谈,就跟我就没有关系了。”


王江涛以为,他只是给朋友牵针引线而已,自己并没有去实施犯罪,所以牵扯不到自己。何况,王江涛给童琇琳引荐的是一个有着俄罗斯背景的朋友,让俄罗斯人帮日本人复仇,怎么也扯不到自己。王江涛这个单纯得有点天真的想法,最终为自己带来了6年牢狱之灾。


王江涛推荐的这个有着俄罗斯背景的人叫吕途。


<p style="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qu